大唐双龙传里的第一高手到底是谁

2020-01-06 学霸课堂 暂无评论 阅读 121 views 次
转自百度贴吧大唐原著吧邪帝龙鹰的作品-《尽量尊重原著的大唐战力榜》只完成了10名左右正文:黄师的小说里武功修为的界限一直不明确,但正是如此,才让小说里的战斗更加刺激与精彩。所以排出武功修为的榜单难度比较大,故此这里小弟排一个战力榜,主要的标准为原著中的文字及文字中透漏出的黄师心中的偏好和人物的过往战绩,主要考察人物在决死战中的潜力。在每一个排名下面,我会写出此人排与后一人之前的原因与原文根据。这里当然有主观的因素,但我会尽力将其摒弃,欢迎大家吐槽与指点第一名宋缺原因:第二名是宁道奇,宋缺战力强于宁道奇的原因是宋缺身经百战,而宁道奇未杀一人。。。而且九刀战约之后宋缺说他不会同归于尽以及第九刀有五成把握收拾宁道奇不能被视作吹牛。黄师后期明显在各种捧宋缺,宋缺的名言绝句络绎不绝,韬略境界更有冠绝全书之势,所以把宋缺视为大唐战力第一人,应该还是合理的原文根据:宋缺默然片晌,沉声道∶"道兄曾否杀过人?"宁道奇微一错愕,坦然道∶"我从未开杀戒,宋兄为何有此一问?"宋缺叹道∶"宋某的刀法,是从大小血战中磨练出来的杀人刀法,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在过程中虽没有生死胜败,后果却必是如此。道兄若没有全力反扑置宋某人于死地之心,此战必死无疑,中间没有丝毫转寰余地。我宋缺今夜为清惠破例一趟,让道兄选择是否仍要接我宋缺九刀。"宋缺道∶"那是我一意营造出来的,不过我肯定宁道奇并不晓得我可把贯注刀内的真气回输自身,大有可能硬握他一击,所以看似是同归于尽,事实上我有保命能硬握他一击,所以看似是同归于尽,事实上我有保命之法,而他则必死无疑。"宋缺叹道;"我伤得重,宁道奇又比我能好得多少?我第九刀至少有五成把握可把他收拾。但宁道奇宁落下风放过杀我的机会,我怎能厚颜乘他之危。"第二名:宁道奇原因:下一名是石之轩,事实上即便是宋缺也与石之轩没有比较的绝对标准,我个人是把宋宁之战看做大唐的最强二人之战的,原因是只有他们这一战涉及到了破碎虚空的问题,而石之轩前期跟宁道奇的战斗没有太大的参考价值,那时石之轩未得舍利弥补破绽。。石之轩正是因为毕生被因害死碧秀心而来的愧疚所困扰,致使虽然创出合乎天地理法的不死印法,但是境界方面因为内心有垢始终差“得刀后尚能忘刀”的宋缺和道心纯净的宁道奇一线。如果一般打斗,谁也没把握战胜石之轩,因为他随时可走。但做决死战,邪王心灵上的破绽就有可能起作用,只看邪王跟徐子陵的数次无果打斗,就可以看出邪王还未能做到“舍刀之外,再无他物”的境界原文根据:宋缺迎上他的目光,淡然自若道:"勿以评头品足的角度看他化两字,这内中大有玄之又玄的深意。道家佛门,不论成仙或成佛,其目的并无二致,就是认为生命不止于此。《慈航剑典》是佛门首创以剑道修天道的奇书,予我很大的启示,当刀道臻达极致,也该是超越奇书,予我很大的启示,当刀道臻达极致,也该是超越生死臻至成仙成佛的境界。"(这说明宋缺从刀道已经涉及到破碎虚空)宋缺止步油然道:“宁道奇的肉身对他至为重要,是他成仙成圣的唯一凭借,若他肉身被破,将重陷轮回转世的循环,一切从头开始,所以他此战必全力出手,不会有丝毫保留。小仲明白我的意思吗?”(这里就更明显了,说明只有两人的打斗涉及到了天道,所以我认为这是大唐战力最强的两人)第三名:石之轩原因:下面一名是奕剑大师傅采林。石之轩与傅采林的比较甚至其他几位宗师跟傅采林的比较在书中很不好找。只是知道傅采林功力方面肯定是没的说,玄武门时期惯见高手的双龙仍然为其耳功所折服。奕剑则以欣赏世间美好事物为精义,境界方面傅大师一样丝毫不逊于宋宁石。不过宋师道有说过宋缺善攻不善守,而傅大师的守完美无缺而攻未知。但从与寇仲一战可以看出,傅大师的“攻”却未必如“守”那般完美,寇仲的取胜战略便一直是迫其改守为攻,而傅采林最后的一招虽然是攻招且奇妙无比,但仍然旨在创造一种同归于尽的形势,假如碰上的是身怀不死印的邪王,结果并不乐观。当然这更有可能是傅采林刻意制造出来试探寇仲的,但可以看出奕剑术的缺点就是不能自行其是,必须是针对对手而言,如果对手的表现偏离估计或者无迹可寻,譬如做到忘刀境界,奕剑术极有可能会失效。以下的原文根据主要是描述奕剑的这种缺点的原文根据:奕剑术专请料敌机先,先决的条件是要掌握敌手武技的高下,摸清对方的底子,从而作出判断。她对寇仲的评价显然非常高,岂知寇仲因不敢冒犯她,使不出平时五成功夫,令她的奕剑术困“料敌失误”大失预算,无法展开,等若下错一子。(傅君嫱武功是傅大师徒弟之首,连她都无法克服奕剑术的这种缺点,傅大师完全消除这个缺点的可能性也不大)寇仲虽看不破傅采林的剑招变化,但博采林亦开始掌握不到他的刀法,原因在他寇仲成功晋入宋缺所言的忘刀境界。(这里就是例证,傅大师的奕剑术也会失效,虽然邪王未必达到忘刀境界,但不死七幻也绝对有可能会打乱傅大师的判断,即便不能,邪王亦能因为不死印的不败特效而使得奕剑术所创造出来的某些形势失去作用)第四名:傅采林原因:下面就是双龙了,傅采林比双龙强的根据还需要看傅大师与少帅一战。诚然,少帅凭借战斗中晋入的忘刀境界迫得傅采林变招,且最后即便同归于尽也有可能如傅大师所说凭长生真气伤而不死,但正如前面所说,这个很有可能是傅大师一意创造出来的形势,旨在试探寇仲。个人觉得少帅在决战前对于傅大师的估计是有偏颇的,虽然傅大师一直维护本国长远利益,但其自身也是美好事物的爱好者,对于爱徒看重的双龙,傅大师一意将其毁掉似乎也不大说的通,反而通过这个试探少帅对于傅君婥的情感深度倒是比较合理。这一点从后面尚秀芳的话也可以看出来。如果傅大师并未全力杀少帅,那么很明显两人的战力还是有一些距离的。原文根据:尚秀芳别转娇躯,嫣然一笑道:“秀芳早猜到少帅和傅大师有一个完满的结局,没有事情是少帅办不到的。”寇仲苦笑道:“刚好相反,全赖师公见怜,小弟勉强过关。”尚秀芳喜孜孜道:“总之能过关便成,傅大师是有无上智慧的人,该明白你寇仲是个好人哩!”(尚秀芳的才智或许不及师妃暄石青璇,但智慧也绝对不低,兼之女人敏感的直觉,故而秀芳大家对于傅大师根本不会杀寇仲的判断应该是正确的,而且最后一句分明在说傅采林杀不杀寇仲完全是看他是否好人,而跟寇仲之前所猜测的根本是两码事)第五名:双龙原因:请恕我不能为双龙分个高低,因为需要本着尊重原著的原则。本书名为双龙,且全书两人大部分活动都在一起,作者很难会有刻意给双龙拉开差距的倾向,并驾齐驱绝对绝对是黄师内心的想法,因为这是一个常识的构思。小说中黄师也是再不断平衡双龙的实力,比如寇仲有井中八法,陵少有九字真言,寇仲打过三大宗师,陵少曾数次大战石之轩,彼此之间几乎没有的实力差距相信不必再提,即便是要做生死决战,少帅的无敌应变能力和陵少关键时刻的明悟也基本持平。重点是跟后面一位武尊毕玄的比较。无可否认的是,毕玄的武学修为确与其他两位宗师处在同一级别,比之少帅的功底至少还是要胜出一筹的。但在非常实际的战力问题方面,毕玄不如少帅几乎可以定论。第一,阵前的一战无论寇仲用了怎样的办法,毕玄犯了怎样的错误,其结果怎么看都是少帅赢了,彼此之间的直接对战胜负正是这个战力榜衡量的第一准则。第二,寇仲自身在学了不死印之后,本身就有战胜毕玄的把握,淘池一战寇仲已是虽处劣势但毕玄也未必有把握战胜的水准了,学了不死印之后这份自信来得理所当然。第三,黄师的武学体系,武功境界与精神境界及人生境界浑然一体,毕玄武功方面或许是完美无缺的宗师级别,但人生境界方面还赶不上宋宁甚至是有破绽的邪王以及傅大师,主要的原因自然是他的虚荣。相信正是这种肤浅的缺点,,才使得我们纵横草原数十年的圣者被排到了五名之外。原文根据:寇仲拍几赞道:“石之轩确是魔门不世出的武学天才,这样合乎天地理数的功法也给他发掘出来。凭我们吻合天道的长生气诀,可以人为的手段令体内真气消敛极尽,达至阴极阳生的临界点,而去得愈速来得亦愈猛,天地之气贯顶穿脚而生,生可复死,死可复生,像天道的往还不休。他娘的!真想立即再去见毕玄,让他一尝石之轩心法的滋味。”(这正代表学完不死印的双龙有战胜毕玄的把握)毕玄旋风般转过身来,长袍扬起,竟就那么抛掉月狼矛,欣然笑道:“过去的确是不必要的负担。想不到长安小别后,少帅刃法又有长进,令本人意外!喜!”山丘上的徐子陵叹道:“毕玄终明白自己的错失,可是寇仲优势已戍,即使如毕玄仍难有回天之力。否则胜败难分。”跋锋寒一点头道:“因为他仍放不下过去的荣耀和战争!”(老跋说得一针见血,毕玄策略的失误归根到底来源于人生观的缺陷,宋宁石傅的人生理想其实都算远大亦或深邃,毕玄这里却只是维持他的无上权威而已,不禁叫人唏嘘不已)第六名:毕玄原因:毕玄与老跋最终一战未能完成,这就是毕玄排在老跋之前的最大原因。老跋应该是毕玄的敌手中最清楚毕玄实力的人,玄武门的时间也已达到了一年之期,与芭黛儿和解后老跋更消除了最大的心魔,自己也说此时比任何时刻都有硬撼毕玄的决心,所以老跋战胜毕玄是有可能性的。但大唐中的战斗极具变数,可能性这种东西不能作为主要的参考,评估老跋的玄武门时期的能力应该更为必要。显而易见,从洛阳突围到再临长安,寇徐跋的战力应该是并驾齐驱,而双龙之后比老跋强出的一线,应该是源于两人新学到的不死印法。当然难以保证陵少不会教老跋不死印,但这个只是可能性,毕竟原著没提,且长生诀的功法跟不死印法的诀窍不谋而合,老跋学不死印显然没这种优势,亦不像小候那样有花间派的根基且读过印卷。撇开这些,老跋的实力应该跟在淘池与毕玄一战的少帅差不多,心魔解除后或者更强。但此时的寇仲仅只是毕玄没把握战胜,处在下风且毕玄尚未全力施展是不争的事实,可以定论的是,此时寇徐跋战胜毕玄的没有把握比之毕玄的“没把握”程度更大。倘若有把握,双龙就不会为老跋挑战毕玄而头皮发麻。故此,战力方面毕玄仍在老跋之上应属于合乎情理的评估。作为绝对拔丝的本人,只得对老跋说声对不起了。原文根据:寇仲心中暗叹,他与可达志的一战在李渊这种态度下将是势在必行,惟有这样方可迫毕玄与跋锋寒进行决战,而这更要冒上绝大风险,因为无论跋锋寒近年如何精进,但对手是无敌塞外的“武尊”毕玄,谁敢断言胜负。如跋锋寒落败身亡,后果实不堪想像。跋锋寒一拍外袍内暗藏的射月弓,欣然道:“当然是以神弓送书,我在皇宫旁的修德坊一所寺院拣得最高的佛塔,一箭射越掖庭宫,直抵陶池,以突厥文写明毕玄亲敞,保证挑战书可落在他手上。若他有点羞耻心,只好准时赴会。”徐子陵色变道:“决战定于何时何地?”跋锋寒若无其事道:“就在明天日出前,地点任他选择,我正静候他的佳音。”徐子陵大感头痛,心忖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事情如脱疆野马,再不受控制。(以上两段均体现出双龙对于老跋与毕玄的战斗缺乏信心,虽然三人彼此之间经常出现这种对对方欠缺信心但最后却强势胜出的事情,比如老跋击败曲傲,寇仲击败伏难陀,但此时一来双龙对老跋的了解更进一步,二来三人战力无比接近,设身处地的判断应该偏颇不大。且毕玄并不是像伏难陀那样纯用策略就能击败的对手,老跋的换日大法虽具奇效,但想必是比不上长生诀加不死印的,如果类似寇仲的阵前决战,老跋凭人马如一或许可取得相同的成果,但能不能凭换日大法守住优势则未可知。总结一句,归根到底的原因是老跋与毕玄的最终一战没有发生,如果发生,黄师会让费尽辛苦刻画的传奇傲骨硬汉形象惨淡收场?)第七名:跋锋寒原因:第七名与第八名的比较涉及到一个好多人都具有的关于大唐武功的错误认识,那就是关于婠师的实力。好多人认为婠师的实力强于双龙,这个显然是过了,尤其双龙最后学了不死印,已经具有战胜三大宗师的实力,徐子陵更能成功骗过婠婠,说婠婠比双龙强就很牵强了。婠婠不管如何青出于蓝,原著中也没有半句提到其境界已达三大宗师级别,并且明显跟邪王有一段距离。其实论功力,从原著看来,寇徐跋师婠杨在一个档次,但论战力,寇徐跋三人可说战绩彪炳,以弱胜强的战例贯穿全书,而且一旦做决死战(原著有提到天魔大法是井中八法的克星,但根源处仍然是寇仲的杀机不足,如果抛开这种情绪决一生死,那么克星一说再不复存),长生真气,和氏璧,邪帝舍利,换日大法这些诸多辅助就会发挥作用。双龙后期融合不死印,排名在师婠之上疑问不大,老跋和婠婠的排位问题确实值得一番商榷,但最终仍可确定老跋靠前。首先从黄师的角度,老跋的塑造明显灌注了黄师更多的心血,笔墨的数量也略胜于婠婠,而且黄师有好多地方都有想把老跋与双龙写成并驾齐驱的三雄模式,武功方面也给老跋开了无数外挂,一起分享和氏璧,双龙分了邪帝舍利七成精元后,怕老跋日后不如两人,又让他死了一次成为中土换日大法第一人。婠婠虽然也是黄师喜爱的角色,但优待方面要略差老跋一些。其次,早在天津桥时,与婠婠还有明显一段距离的跋锋寒就能凭高明的眼力和战斗经验,在与婠婠的力拼时掌握主动。如果两人功力相近而做决战的话,老跋的胜算无疑会高。因为大唐中年轻一代战斗经验最丰富的无疑当推老跋,他的坚强意志和高明眼力有时更胜双龙,黄师更为自己心爱的硬汉形象量身设计了“御道之战”和“十招救城”两场充分体现老跋战斗天赋且令人血脉喷张的经典战役,这亦是婠师不曾有的待遇。再者,好多人对于婠婠实力的高估也来源于对于原文一些文字提示的误解,下面的原文根据会把这些段落提取出来具体分析。原文根据:绾绾犹有余悸的道:“若是我先出去,必死无疑。”(这是地道一头石之轩偷袭徐子陵后三人逃出生天时婠婠的说话,虽然徐子陵保命之关键是寇仲的同源真气,但也体现了此时天魔大法大成的婠婠并不比徐子陵高明,因为这是她换位的切实设想,自问没有应付邪王的那种急智,此处婠婠既不比双龙强,就不比老跋强,那么之后的高低比拼就得看进步程度了)寇仲先把婠婠出现的突变告诉他,跋锋寒道:"她当是在远处窥伺,否则我定能生出感应。"徐子陵道:"很难说,天魔大法诡变莫测,寇仲要到她入房坐下始醒觉,兼且她对我们没有敌意,令我们更难生出感应。"(大家对婠婠实力给予的高评价有好多正是来自婠婠的神鬼莫测,能隐匿行迹,亦能控制声场,不过从徐子陵跟老跋对话来看,这应该是天魔大法的特质,而并非婠婠强于寇徐跋三人的标志,老跋的疑问是并不觉得婠婠比他们更高明,她若窥伺理该察觉,徐子陵的回答也绝非安慰老跋的自尊心,而是在仍然戒备婠婠的心理下做出合乎情理的判断,所以这一处不能算做对于婠婠实力的提示,只是对于其大成后的天魔大法的诡异程度的一种形容而已。)婠婠微耸香肩道:“有什么稀奇,人家听惯你和子陵的呼吸运气声音,不用入楼可知你们是否在里面。”寇仲一呆道:“真叫人难以置信,你的天魔功愈来愈高明哩!”婠婠道:“心中没有烦恼,不用像你和子陵般天天奔波劳碌,当然容易进步些儿。唉!你们日下这一着,似乎错得很厉害,现在有什么打算?”(婠婠这句“进步快些”一开始也让我误认为其武功比之寇徐跋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但仔细体味这段,并不是这么回事。婠婠因为心无牵挂所以比双龙进步快?蓄谋已久要矛盾的对付自己情郎的婠婠心中能没有烦恼?其次,战斗不是黄师小说中最有效的练武方式么?因为黄师的小说本身蕴有杀怪升级的模式,那么与婠婠别后的这段时间,谁会比在如斯恶劣的情况下参与洛阳突围战的寇徐跋进步快,老跋更是认为洛阳死战的经历比之一战毕玄更令其刻骨铭心,自己更是千里迢迢跑到洛阳参战,足见洛阳的战场应该是武道修行进步极快的平台,独自修行是无法与其比拟的,婠婠这个奔波劳碌不如她心无牵挂的说法明显站不住脚。再者,三雄向夏王求援的突围战中,曾经将经脉拓展到他们练功的极限,这应该是一种开外挂的练功方式吧,婠婠可没有这种优势。从作者的角度,他要突出婠婠强于寇徐跋,用婠婠说出的话来表达是不合适的。究其本意,婠婠这句话事为了掩饰被寇仲看出的真实实力,因为此时已临近玄武门之变,婠婠与双龙是敌非友,后更有偷袭子陵的大计,贸然暴漏实力并不明智,后面紧接着那句这么看更像是婠婠有意岔开话题)婠婠像一朵白云般赤足从上方冉冉而降,落在李元吉和韦公公前方,一脸甜蜜笑容的瞧着寇仲。敌我双方均大惑不解,只有寇仲、跋锋寒和侯希白晓得她天魔大法已成,有十足信心可挡格寇仲和跋锋寒的神箭,但仍未能完全摸透她的心意,因为在殿顶进可攻、退可守、当然比面对箭阵化算。(这一段也是好多人误会婠婠实力的根据,她有十足信心可挡格寇跋的神箭半点也看不出来她的实力更胜寇跋,因为她的目的是放出烟花火箭,那么只需挡掉两箭就足够,这个后面的杨虚彦在四人设局围歼的劣势下都能办到,何况此时仍然有所恃的婠婠。毕竟寇徐跋婠师杨虽然战力另当别论,但功力是相当接近的,婠婠能够在有准备的情况下挡掉寇跋的神箭很合理。另外黄师如果要在此处说明婠婠的实力更强,没必要如此婉转,直说就可以了。可以断言的是如果寇跋不计后果执意射死婠婠,尤其当她已经降到箭阵前,那么婠婠绝对会死无葬身之地。因为当年塞外之行,寇仲和可达志中伏,在只能挨箭的情况下,武功差他们好多的深末桓也会成为威胁他们生命的劲敌,飞云弓可以把他们当活靶。那么婠婠的情况类似,执弓的是两大绝顶高手,她能挡几箭?这一段落只是说明婠婠有实力挡住寇跋的头箭继而放出烟花火箭,也就能凭此争取谈判条件,并无暗示婠婠武功或战力强于寇跋的意思)(说了这么多,我的意思其实很简单,婠婠的功力绝对是三雄层次,但论战力首先不及成名数十年功力方面更强经验丰富境界更高的五大高手,亦不及身为主角后期学到不死印精义的双龙,和老跋的直接比较原文略缺根据。但可以作为结论的是,婠婠虽然可算是本书的女主角,虽然也得到了上升到天魔大法最高境界的奇遇,但受到优待程度跟老跋这种黄师全书刻意树立培养的准主角是有一定差距的,全书总是在很多场合反复强调老跋跟双龙并驾齐驱的地位,跟强调宋缺智慧远见的情况如出一辄。最后可能不太好意思就让双龙学了不死印略超了老跋一个身位。真要让老跋跟婠婠做决死战,从战斗决心方面老跋会比双龙更优胜呢。说到底大唐是属于男人的故事,武功的高低黄师亦不会过分拔高女人的武功水准,紧贴五大高手和三雄之后对于婠婠来说也是相当高的评价哩)第八名:婠婠原因:这个地方如果让婠婠和师妃暄并列未免不负责任,因为从几个角度是可以看出婠婠与师妃暄间的细微差距的。首先,虽然两位女主角从一开始便一字平肩,后期婠婠到了天魔大法第十八重境界,师妃暄也臻至剑心通明,但婠婠得到的是徐子陵的直接臂助,师妃暄却只是始终将徐子陵作为剑心通明的破绽(不论这破绽最后到底消没消除),在龙泉徐子陵告白之前显然已经到达剑心通明境界,故而这应是师仙子自修剑典的结果。这样,如果两人在做出突破之前的战力相若,那么直接得到徐子陵无私的长生真气之助的婠婠理该比自己苦修还要不断克服徐子陵这个破绽的师妃暄强出一点点。其次,天魔大法大成后的婠婠情欲自由,与剑心通明后的师妃暄仍要克制的进行精神爱恋有天壤之别,这方面直接作为婠婠强于师妃暄的理由会很牵强,但仍然值得考虑。最重要的一点应该是考察原著的文字迹象,可以确定的是,书中对于婠婠武功的渲染还是要强于师妃暄。强调天魔大法大成后婠婠诡异莫测的文字比比皆是,师仙子的无非是宋缺口中的少帅挑战者和邪王所说的比徐子陵先到达入微境界,以及跟祝玉妍合作困死石之轩时表现出的惊人实力与才智,这些分量虽不可算轻,但着实不及婠婠。另一个重要的角度是双龙对于两人的戒惧程度,这个天魔大法大成后的婠婠自不必说,而对于师妃暄,即便巴蜀与双龙正面对敌,双龙也只是不忍与之动手,并未受到师妃暄武功程度的直接威胁,就算后来宋缺说出师妃暄可挑战寇仲,寇仲只是苦笑做答,也可看出师妃暄剑心通明的震慑程度不及婠婠的十八重天魔大法。原文根据:徐子陵皱眉道:“婠婠变得似石之轩般难测和可怕,以前又说过她自有一套振兴魔门的方法。唉!我真怕她挑战妃暄,进行一场魔门和静斋间的决战。”寇仲骇然道:“那怎办才好?以她们目前的功力,没有人能逆料战果。”跋锋寒不解道:“你因何忽然想起此事?”徐子陵道:“全因妃暄能安然离开,照道理婠婠天魔大法已成,没任何理由肯错过挫败妃暄的机会,她们不用分出生死,分出胜败婠婠已可达到目标。”(第一段原文虽然说得是难以逆料战果,但仔细品的话这里更多的是双龙尤其徐子陵对师妃暄的关切,暗含的是对比之下双龙其实更为戒惧婠婠的实力。第二段就更明显了,直接指出婠婠有挫败师妃暄的实力,而且半句也没有提到婠婠落败或者两败俱伤时所要承受的风险,更证明最清楚师婠两人实力的徐子陵也认为一旦两人对决,似乎婠婠的胜算略大)第九名:师妃暄原因:此处所要说明的原因就是另一位天资纵横的年轻高手杨虚彦为何位于前十名的末尾。其实杨虚彦所创出的黑手魔功威力真的相当大,虽然洛阳突围战中的老跋和子陵都是疲态,但是基本被黑手魔功折磨的没什么反击之力,那么把影子剑客排在末位是否有失公允?当然并非如此,一切都因为杨虚彦的黑手魔功有一个极大的缺陷,那就是以固定的程序运转而并非运功自如。受伤后明悟更强的徐子陵察觉到这点就可以指挥侯希白胜出,那么此榜单上前九名高手虽然未必有灵觉如徐子陵,但至少都有宗师级别的战斗智慧,纵不能旁观者清的完全洞察杨虚彦的窍穴运转,但一旦知道杨虚彦的黑手魔功并不自如,在交战中杨虚彦一定会处于劣势。当然,洛阳突围到玄武门之变还有较长的一段时间,杨虚彦或许有时间改进黑手魔功,但能否完全消除缺点,得按类似毕玄与老跋的排名规则来对待,即原著未提到的可能性。所以杨虚彦只能因为黑手魔功的此一瑕疵屈居第十。原文根据:打开始给徐子陵喝破行藏,直至此刻,杨虚彦一直处在下风,没法发挥全力,徐子陵和侯希白两人对他的黑手魔功此时有更进一步的了解,知他并不能随意施展,而是有运气施劲的程序。只要能先一步攻其关键穴位位置,他的黑手魔功便无所施其技。由此可知扬虚彦的黑手魔功仍未臻达圆满的境界。(要怪就怪黄师,谁让他最后没说杨虚彦的黑手魔功是否圆满功成)第十名:杨虚彦杨虚彦的武功从赛外的剧情结束之后就突然冒起,一跃成为与寇徐跋武功并驾齐驱甚至狠辣邪异犹有过之的新一代高手,虽然在长安寻宝期间杨虚彦与双龙也所差不远,但汲取邪帝舍利七成精元并经过塞外一番历练之后的双龙回来后竟然仍跟杨虚彦同级别,未免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仅凭智经和安隆处盗版的不死印法及创出的黑手魔功,就可以进步如斯?那得晓全套不死印以及不死印精义的小候是不是也能到达这个级别。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小候的武功瓶颈在于功力,寇徐跋的功力进步有和氏璧舍利和换日大法作为保障,婠婠师妃暄所练跟长生诀同为四大奇书,境界的提高必然意味着功力的提高,而小候的不死印只是一种合乎天地理法且结合幻术惑敌的不败功法,或可大幅提升战力,但于功力的裨益应该有限,所以小侯在本榜单被排在了二十名以外。那么杨虚彦是否存在同样的问题?问题的关键在御尽万法根智源经。一个最明显的事例就是双龙手下资质颇高的段玉成。武侠小说最起码的常识是,不管你资质如何优秀,你总归有一些特定的功法来提升自己的功力。好比双龙再天资过人也是因长生诀而翱翔九天,而段玉成的进步则有点跨度过大。从只是学习双龙早期创造的神龙八击并且与麻石包三人难敌上官龙的程度到后期成为强手如云的大明尊教举足轻重的人物,并且从种种迹象上看,大明尊教后期培养的原子应该就是段玉成。是什么令段玉成进步如此呢?当然不可否认玉成的资质,否则大明尊教没必要留下此一活口还要重点培养。但考究其修炼的功法,应该是跟杨虚彦如出一辄的智经。从段玉成的进步程度可以做出判断,智经具有功力速成的功效,且是以超出寻常武功范畴的速度不断精进。这也就可以解释了杨虚彦异乎寻常的武功飞越,亦说明为何强若石之轩都要冒着对魔门大计打草惊蛇的危险生擒李元吉而谋夺智经。另外一个可以参考的例子是许开山。许开山的年龄在大唐中并无明言,如果只是按照徐子陵的估计,也就只三十出头。文中徐子陵曾估计许开山有石之轩级数的实力。而黄师一般说甲是乙那般级数的高手,其实是意味着乙强于甲,但甲跟乙差得也不远,那么许开山三十岁时有接近石之轩的能力就相当了得,足见智经这种速成的特效。文中也另有明言说杨虚彦智经方面的修为已超出许开山,那么可见杨虚彦在大唐中的战力不论是战役表现和明文评价,排在本榜这个位置当属货真价实,功力方面也并不成疑

给我留言

Copyright © 中国名师教育网 保留所有权利.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