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人称写作时有隐形主角吗

2020-02-10 名师之路 暂无评论 阅读 809 views 次
有,以下引自张大春《小说稗类》:白先勇〈永远的尹雪艳〉(《谲仙记》?大林版)有这麼一段:尹雪艳对她的新公馆倒是刻意经营过一番。客厅的家具是一色桃***红木桌椅。几张老式大靠背的沙发塞满了黑丝面子鸳鸯戏水百蝶穿花的湘绣靠枕,人坐下去就陷进了一半,倚在柔软的丝枕上,十分舒适。以白描论之,白先勇怨不得评者会把他的作品排在张爱玲左右。不过,如果往谱系的源头去看,张爱玲会不会让小说里隐藏的叙述者(ConcealedPerspective)「倚在柔软的丝枕上」,还感觉「十分舒适」呢?答案当然是「不」的。白先勇这一段有板有眼的张腔在一副柔软的丝枕上陷落。「十分舒适」这种用语离了谱——它可以被视作破绽,却更可以被把来发现白先勇小说中隐藏的叙述者(一个看似是全知的叙述者)其实是有限的;白先勇将之限制在往来出入「尹公馆」的生张熟魏那里,而且明显地是「初来乍到」的、「并不世故」的、有几分陌生好奇的,会「倚在柔软的丝枕上」并不讳言「十分舒适」的人们身上。惯用天真叙述者(NaiveNarrator)观点的白先勇派驻在〈永远的尹雪艳〉里的可不是什麼全知全能的观点,而是犹如〈玉卿嫂〉中的容哥那样,沾些许青涩、略有点无知的人物——只不过他是个「不登场的」人物,隐藏的人物,仅能在柔软丝枕半陷的凹痕里默语「十分舒适」的人物。身为白先勇腔调谱的直系尊亲,张爱玲处理一堆装潢家具的时候则绝对扔不下全知全能的派头儿——因为她有太多太多洞明世事的、不择地皆可出的议论,这些议论必须发得老练、发得世故、容不下一丁点儿居然会因为几副丝枕「十分舒适」而大惊小怪的天真。在〈红鸾禧〉(《张爱玲小说集》?皇冠版)里,她如此写道:广大的厅堂里立著朱红大柱,盘著青绿的龙;黑玻璃的墙,黑玻璃壁龛里坐著小金佛,外国老太太的东方,全部在这里了。其间更有无边无际的暗花北京地毯,脚踩上去,虚飘飘地踩不到花,像隔了一层什麼。同样写物体之柔软,较诸一屁股跌进丝枕里去的〈永远的尹雪艳〉的叙述者,〈红鸾禧〉的叙述者冷冽而老辣得多;其脚步「虚飘飘」、「隔一层」,那是一个宁可不进入情境的、极其超然的位置。何以故?因为那是一个真正可以全知全能的位置。为什麼?因为只有在那样一个位置上,「外国老太太的东方,全在这里了。」这样遍阅世情的议论才发得不造次。张爱玲其实也经常憋不住这一类的揶揄,而非经常保持这样的叙述位置不可。在〈沉香屑——第一炉香〉里,她又揶揄了「洋人眼里的中国」或者「装扮给洋人看的中国」一回:炉台上陈列著翡翠鼻烟壶与象牙观音像,沙发前围著斑竹小屏风,可是这一点东方色彩的存在,显然是看在外国朋友们的面上。英国人老远地来看看中国,不能不给点中国给他们瞧瞧。但是这里的中国,是西方人心目中的中国,荒诞、精巧、滑稽。

给我留言

Copyright © 中国名师教育网 保留所有权利.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