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不下一个深爱的人是什么心情

2020-02-14 教育热点 暂无评论 阅读 560 views 次
就是这样========================再说一个的真实的事情=======================艾伯丁娜在被送进养老院之前,最后在自己家里看到的是一个偷走她蜡烛的鬼影。我第一次见到她是在养老院,躺在床上无人陪伴也没有护士,胡乱叫嚷着的阿尔萨斯语只有她的儿子雷米能听得懂。她口渴了,雷米喂了她一点苹果汁,那是她最喜欢的饮料,以此来代替水。雷米把她的床头摇起来了一点,我过去打了个招呼,她干瘦的手抓住我一直没放开,褐色眼睛镶嵌在核桃皮般的面孔中,溜溜地看着我。后来的现在,我通常会把苹果汁叫成给我来一杯艾伯丁娜!"过段时间要回中国了"我和她说。"回去了?要打仗了?"她居然用法语回了我。"她记忆已经很混乱了。还说护士偷了她的表。"雷米说。走的时候,她已经睡着,张着嘴大口呼吸着。雷米弯下身子拨了下她额前一堆乱草般的灰白头发,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我爸爸想把她接回家住,可是我妈不同意,奶奶不喜欢我妈妈,而我的爸爸却是她最疼爱的一个儿子,长得也最像她。"雷米的儿子悄悄和我说。婆媳矛盾并不是中国才有,因为这关乎人性而不是关乎于文化。法国的社会制度解决了养老的问题而不用子女背上责任,雷米那份无法消化的亲情便有了个可以被妻子公然拒绝的理由。过了几天,艾伯丁娜的死讯传来。好几年后,经历了亲人离世的场面后,我才明白张着嘴大口呼吸沉重睡去的样子都是死亡到来的序曲。艾伯丁娜下葬在一个家庭墓穴,雷米说这个墓穴很深邃,里头已经埋了四个人了,日子久远的早已腐坏,打开墓穴还能腾些地方出来,总之现在加上艾伯丁娜就有五个人了。艾伯丁娜的丈夫保罗也在里头。艾伯丁娜的棺木参加葬礼的每一个人朝墓穴抛下一支红玫瑰,然后便是覆上一层层的泥土,夯实,原来给保罗的那块碑上加上了艾伯丁娜的名字,其他的人因年代久远,碑已经拿掉换新的了,他们曾经存在过的痕迹也随之消失了。葬礼结束后,大家合影,照片洗出来的时候,除了都是穿着深色衣服外,也很难看出是一张葬礼上的照片。同中国人一样,礼毕,参加的人被邀请一起去饭店吃饭。那是一场久别重逢的家人,朋友聚会,大家聊天吃饭,少有人提起这场引起这场饭局的关键人物。"我奶奶的未婚夫死于二战,再也没回来过,之后她就嫁给了我爷爷,我爷爷在斯特拉斯堡有个情人,奶奶年轻的时候还坐火车跟踪他一路去了那里,最后她独自回来了,这事情只有我知道,她没得老年痴呆症前告诉我的,那天我们坐在阳光底下的葡萄藤边喝着啤酒。她还有一只纪念二战胜利的啤酒杯,说要传给我的,因为我长得和雷米最像。"雷米的儿子压低了嗓音同我说。"要打仗了?"艾伯丁娜的声音从我脑袋里面响了起来。她死于午夜,死亡对艾伯丁娜而言即是黎明。死亡是思念的终结,重逢的开始。

给我留言

Copyright © 中国名师教育网 保留所有权利.  

用户登录

分享到: